一株枇杷树

高三

“故人笑比庭中树。”


我也想要和你们一起玩呀qwq


头像来自@油炸火腿肠
封面来自@古冢

助纣

*助纣


我乃,秣陵苏氏宗主——苏涉. 原姑苏蓝氏门下门生。射日之征聊有所得,自立门户。

氏族附于兰陵金氏,而我,他们如何言说来着?哦——金光瑶的一条走狗。

——“我知道。苏悯善,秣陵苏氏苏涉苏公子,对吧。”

仅一句,却叫人记了数十年。

我恍惚、恍惚着,念惨了那日。秃鹫猖獗天际,黑鸦振翅高呼,孤亭寂寥。

我到的时候,金光瑶负手而立,见是我来,微偏了头,亭外枯枝投影在他脸上,神色明灭不清。

“人道‘树倒猢狲散’,悯善,若治我罄竹难书之孽,你当如何?”

我知他在试探我,敛了神,低眉拱手道, “不会有那么一日. ”顿了顿,余光瞥见金光瑶转身,神情依旧波澜不惊. 彼时他还未习惯成日笑意,所以此刻仅微抿着唇,静静盯着我,手指有一搭没一搭的敲在石桌上,似是不满我的回答,询问追究的目光不言而喻. 我又接着道“若有,悯善自替宗主受过,拼死护着宗主。”

这话有几分真假,我当时自是不知。

后来我为他做了许多事,不问缘由,不觉对错,偏安一隅固执在永无天日的黑夜,内心麻木得竟生出一丝欢喜。

直至那日观音庙,避尘当胸刺入后,我却仍能撑着一口气苟延残喘地对上赤锋尊时,便知当日那话,我附了八九分真心在其中。

死得真快啊。


我乃,秣陵苏氏宗主——苏涉。世人道我东施效颦,世人道我助纣为虐。无错,来,来把我揉碎了瞧――骨子里本就尽是贪婪,血液里流淌奴颜婢膝,肉身落得个盲目卑微。何妨、何妨,我自是心甘情愿。

人情为酒,酩酊一世,为君沉醉又何妨。

评论(1)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