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株枇杷树

高三

发文时间固定在20号前后,不是一定会发,但是就算写好也会拖到这个时间发,强迫症大概( ॑꒳ ॑ )


头像来自@油炸火腿肠
封面来自@古冢

余辜

薛洋快死了。

他念起自己断臂手中的糖,念起几年来空对望的锁灵囊,念起……晓星尘。

真的没有办法了吗?有的。曾见古志记载,修仙者以修为为阵,以金丹为阵眼,逆天地变化,求得时光倒流。

但薛洋这么久都不愿去试,毕竟如若失败,便是永远失败。但现如今已经逃不开事与愿违无所谓了。提腕凝力,生生剥离出体内金丹。

“呃……”再砍他一只手臂都没这般苦痛。用力咽下咽喉间上涌血腥,死死咬这下唇,虎牙几乎嵌入皮肉。

接下来,要回到什么时候呢。薛洋想回到晓星尘死前,制止了口不择言的自己,不行,那不久之后该来的总会来,他说不定都舍不得杀宋岚;那更早一些呢,在他每日与晓星尘夜猎之时,不行,那时候他已经骗了晓星尘;那便回到最初……

果然是“人之将死,其行也善。”薛洋自嘲得想道,还是八年来的挣扎让他再无力提剑。

想着想着便跌落一片混沌。

再有意识时,耳畔便响起熟悉的白瞳少女的聒噪——
“走吧走吧,到前面个什么城去歇脚,我累死啦!”

“有吗?我怎么没闻到?是这附近哪里人家在杀猪宰鸡吧?”

薛洋几乎抑制不住内心的狂喜,早知道,早知道——可世上本就没有早知道。

薛洋艰难得咳了一声,便感到一抹白衣凑近,他想睁眼看看,眼皮却沉重得打不开。他感到晓星尘仍在给他细细把脉,却比上回停顿了许久。也是,如今这具身体,全凭他一丝意念撑着。

薛洋感到晓星尘将他拉到怀里靠了靠。潜意识里挣扎着想抬头,身体却不能支持。

他想告诉晓星尘别往义城去,那儿的人并不全然友善,阿箐那个蠢东西可帮衬不了他;他想让晓星尘回头,回白雪观,去寻宋岚,宋岚没有怪他,他们还会是世间尽善尽美的明月清风,傲雪凌霜;他还想……

还想求晓星尘再给他一颗糖。

痴人说梦。

没有气力了,本就是重伤在身,又金丹粉碎,灵力尽散。薛洋费力蹭了蹭晓星尘的颈脖,在晓星尘讶异的神色下低低呢喃了句:“道长啊……”

这一世,请君负霜花,行世路,扬宏图大志,得世人颂赞,惩恶奸邪,除魔卫道。

再不会有十恶不赦来扰你清平。

     

评论(7)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