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株枇杷树

高三

发文时间固定在20号前后,不是一定会发,但是就算写好也会拖到这个时间发,强迫症大概( ॑꒳ ॑ )


头像来自@油炸火腿肠
封面来自@古冢

难平

*难平视角


终有一日,你七情与六欲共颠倒,神识俱灭如我所愿。


鄙剑名难平,秣陵苏氏苏宗主佩剑。本就是一把庶人剑,庶人之剑,轻如鸿毛,重如泰山。轻,轻的是灵力低微,凡人轻贱;重,重的是背负罪孽,众人嫌恶。


那我的苏宗主,你要我平罹难,还是要自己意难平。


世人的心思百转千回,能跖犬噬尧,也会殚诚毕虑。像我眼前的这位公子——风雅皮相下藏着一副浸于利禄下的肮脏心肠,这些他都了然于心。只不忍这软骨头受人间波澜,愿以一己之力劝公子止步。


“此去白日依山尽,黄沙掩白骨。 ”


“无妨。”公子手腕翻转,难平剑花绮丽,兀自嗤笑,我眼神恍惚,好似与多年来的少年郎面庞重合。



我观他淆是非. 


“我望见仙人绝艳,便想如他言行。”隐于假山后的人目不转睛,眼里闪着奇异的光芒,顺着他的目光望去,极远的地方是蓝家二公子在一板一眼地练剑。
     

好日子即将到头。


玄武洞内。温氏家仆与蓝家公子和金家公子僵持不下,需要有人打破僵局。我瞧身边众人不少蠢蠢欲动,包括他。眼见人身形微晃,不由莲步疾移,堪堪格挡在人前方。

     

“别去。”

    

 “看不见温晁身后的温逐流吗。”他眸光凛然,头一次威胁我道,“让开。”

     

我颔首默然,身形岿然不动。明眼人都看得见,温氏家仆自是不必在意,但也就因如此,若使家仆不得目的,那出手的就只会是“化丹手”温逐流,在场的各家族几十弟子,无一能幸免,所以欲做小人者大有之,但不能是他。

     

“你去——你能干什么呢?”我咄咄逼问——你连别人一丝指责都受不了,我咽下后半句话,顷刻间幻出实体,一手出袖,猛拽了人手腕,却险被人挟持而来的灵力击了个魂飞魄散。

     

“你他妈让开!要让所有人都发现你吗!”恼怒的人低吼出声,不安环顾了四周,见所有人目光都聚集在以那几人为中心的圈内,不经意间松了口气,一记眼刀狠狠剜了过来,“没时间了!”

     

倒是对我气势汹汹,可我分明看见人连藏在袖袍下的指尖都是颤抖的,生生压下惊慌神情,狠拽了那名为绵绵的少女。

     

耳边窸窣言语乍起,细听了去,都是些“无耻之人”,“这人怎如此厚颜无耻”,“哟,竟然还是姑苏蓝氏门生”。此般听去,像是方才蠢蠢欲动的人不是他们一样,只不过总是会有这第一个人。

    

 我复又讲目光投向那中心,便见了蓝二公子嫌恶颦眉,一掌蓄了灵力朝他击去。他不躲不偏,直直受了这一掌,死死咬了下唇,缓缓踱步后退,欲抬头望一眼蓝二公子,却是将头垂得更低了。

    

 “何至于此呢。”我瞧人脸色青白,唯有嘴唇渗了些许血丝。

 

“他们高伫云端,心怀诸佛,慈悲待世人,要蝼蚁连偷生都不得。”

    
 “我一开始不信,偏要与之争个高下. 可蝼蚁终究是蝼蚁。”



我观他入深渊.

     

兰陵花宴结束,一袭白衣推门跌撞而入,袖中竟藏了一朵还挂着露水的金星雪浪。

     

“从来…从来没有人…从来没有人识我,哈,难平,今天,今天…”

      

我颦眉,正欲开口,却与人肩肩相撞。

      

“不日我便再登门拜访兰陵,你与我一起。”他伏在我的肩头,正逼我后退,与后方书架相抵。

       

我垂睫望去,眼前人仍不起身,抬手欲退,滚烫热泪落入掌心,泅湿了一片袖袂。


 “别去。”

      

他湿着眼望向我,眸里还是少年气性。

    

 “因为光明和黑暗泾渭分明,我是他们的私生子。”

     

“我于正道声名狼藉,只好满怀欣喜拥抱深渊。”

     

也罢,放他三千黄粱梦,贪得一时是一时。



我观他付余生.


乱葬岗事败,名门正派讨伐对象直指兰陵。


他只匆匆打点行装,连乱了的衣袍都舍不得整理。

  
“别去。”细若蚊蚁的恳求,知道自己再拦不住他。
  
   

“我若不去,便没有人去了。”他语气坚定,像是第一次在玄武洞内,像是第二次在芳菲殿前。
     
“你若执意要去,我不会陪你。”


    
眼前人置若罔闻。
      

于是我守在秣陵,看山门处火光滔天,看月上柳梢头,才拂了肩上雨水,姗姗赶至观音庙。


我见孑然孤魂仍踯躅在此地,像是看不见我一般,目光空洞,冲着一个方向不断反复呢喃一句:“宗主啊……”
    
 

我拾起碎裂的剑身,暗暗叹口气,为自己不日便要灰飞烟灭. 持剑人本非修为深厚,硬要使这剑十分之十二。踱步行至他跟前扬手一晃,他僵硬得转动一个角度,微微迷眸,迎着我的目光,虚虚得笑了一下。
  

过往二三历历在目。
     

“哟,这什么剑?难平?灵力低微成这样倒也配你苏涉。 ”一群弟子哄笑开来。
   
  

彼时还是一袭姑苏蓝氏袍,握剑的手颤抖着,目眦欲裂地瞪着眼道:“关你甚事儿!”随即便是不管不顾地冲上去与几个外门弟子扭打起来。
    

 “难平?是把温润的剑。可要好生待着呀。”言语者嘴角噙笑,眉间朱砂,端的好个正色庄容。
     
 

彼时人刚得兰陵金氏庇护,闻言猛一抬头,连声音都难掩欣喜,慌乱后退一步,敛袂拱手前言不搭后语道:“承蒙敛芳尊抬举,我…呃…悯善代难平谢过。”

     

“难平,我欠你的,我还了你。”以灵力驱动,碾碎魂魄。


一还逢生孑然为君识
二还世务无成徒撕扯.
三还黄泉碧落两不见.


我颔首,看着手中碎剑一丝一缕修复,一炷香的时间便又是灵力流转。


你欠我的. 你还我的。


还我还是还他?


世人都看着呢,你要去哪里。

诸佛都瞧着呢,你要去哪里。


你要掩盖人性的丑恶,所以你的悲悯和伪善是一回事。
是这样吗。悯善。

评论(11)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