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株枇杷树

高三

发文时间固定在20号前后,不是一定会发,但是就算写好也会拖到这个时间发,强迫症大概( ॑꒳ ॑ )


头像来自@油炸火腿肠
封面来自@古冢

猴王不会回花果山了.

看过西游再看悟空传后的乱七八糟读后敢(?)

                                                           
通读《西游记》,毫无意外得念惦了花果山的猴王孙悟空。从放肆桀骜的齐天大圣,到不卑不亢的孙行者,最后是受人顶礼膜拜的斗战胜佛。纵观全书一百回,方方正正的字句都历经九九八十一难,有人看见佛法无涯,有人学到追寻不止。我却只读出三字——


其一,为狲。


常翔于九天之上的雄鹰,死了也是高人一筹。占山为王,自封齐天;翻腾东海,大闹天宫,这是猴王最纯粹的时候。生于所谓神明创造的世界,无知生灵始终循规蹈矩地活着,要么生老病死进入无尽轮回,要么清心寡欲遁入空门,可天地间偏偏生出这么一只石猴不管不顾地要打破冥顽,挑战亘古不变的一切,使精魅怀揣人情,通达世故。


恰似个人年少,初生牛犊,即使万千束缚,仍会想以自己的方式去挑战甚至超越这个束缚。人生而是为打破冥顽,就该凭着一腔孤勇道句“至人无己”,而狲者,本就无己。


其二,为悟。


安分守己的孙行者,生死边缘挣扎。五百年的五行山,一丝一缕抽离猴王的戾气。一路追随唐僧西天取经,除妖降魔。想要忠心不二,便要忘记花果山;想要取得真经,便要自灭心猿。若是这么做了,就彻底告别“狲”。但他仍是要这样去做,偏安一隅得去“悟”。


恍如个人成长,给你一段漫漫长路去走,不准用筋斗云,必须经历人间春去秋来,雪藏霜欺,最后问那天地参商所悟为何,仅得一句“神人无功”。


其三,为空。


永囿于莲座的斗战胜佛,活着也无声无息。西游终章,五圣成真。皈依佛门的猴王,不复当年翻江倒海,换斗移星。若说起这如意金箍棒的主人是一只猴子,倒不如说是我们自己,只不过丢了一枚紫金冠,少了两枚凤尾翎。


好比成人炼达,在九九八十一难中学会人情,学会圆滑,让人知晓很多事情不是靠着金箍棒就能解决的。那应该凭借什么呢?自然是――“圣人无名”,无名即空。


曾理想这西游结尾应该是悟空摆脱金箍,拜别诸佛,石破天惊地吼一句“俺老孙去也!”,回到花果山,继续做他恣意妄为的齐天大圣。


结果却是论功行赏般被封为斗战胜佛,虽脱去了金箍,却穿上了袈裟。从此便是天地寂静,佛门三千多一个可有可无的猴头,天地间永失一腔敢于齐天的热血。


花果山的山桃熟了几次,上窜下跳的猴子反复问道“大王为何还不回家?”


猴王不会回花果山了。


这就是所谓的成长与修行吗?


《西游记》一书,全篇一百回合整,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愚仅见三字――狲、悟、空。


评论(2)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