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株枇杷树

高三

“故人笑比庭中树。”


我也想要和你们一起玩呀qwq


头像来自@油炸火腿肠
封面来自@古冢

[舟渡]日常向

#舟渡
#日常向

——我爱你,我舍不得你,没有你,不行。

“费渡——”骆闻舟拖长了尾音,从后面环着抱向窝在沙发里的费渡,道,“夸我一下。”

费渡整个人都陷在懒人沙发里,浑身上下连根头发丝都懒得动一下,也就只有在翻书时才屈尊动一动手指。

“夸你什么。”

“比如……我怎么好,没有我会怎么样。”

费渡抬头啄了骆闻舟一口,伸手做了除翻书外的其他动作——颇为嫌弃地扒拉下骆闻舟在他脸上蹂躏的手。

“要是没有你,我会握着权利和金钱睡进棺材,享受国王一般的葬礼,死后成为无数同行争相模仿和试图超越的对象。还有……”

“停停停。”骆闻舟显然对他那“资本主义论”不太满意,“忘恩负义的白眼狼,怎么就不能好好夸夸你这儿五好青年的师兄呢。”

不过,费渡是真的会那样活下去吧。

骆闻舟胡作非为的手下来,陷入了短暂的沉思中。

费渡倒是轻轻地笑了声,搭腔道:“放心,不可能没有你。作为一名成功的资本主义家,在达成人生盈利模式时,肯定不会忘了做社会福利事业,比如‘关爱空巢老人’,到时候师兄您一定是我们的重点关注对象。”

骆闻舟听了这位成功的资本主义家的言论,自然而然得赏了他不轻不重的一巴掌。

“讲什么胡话?想体验一下‘空巢老人’有多空虚吗?”

费渡放下书,转身半跪在沙发里,环上骆闻舟的腰,仰头调笑道:“长夜漫漫,没有你,不行。”

评论(4)

热度(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