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株枇杷树

高三

发文时间固定在20号前后,不是一定会发,但是就算写好也会拖到这个时间发,强迫症大概( ॑꒳ ॑ )


头像来自@油炸火腿肠
封面来自@古冢

陶然沈易吵起来了真可怕(?)

#论两个直男的针锋对决
#皮这一下我很开心x


陶然:我,陶然,刑侦队副队
沈易:我,沈易,玄铁营一把手,后来还是西南提督。


陶然:我有个从小玩到大的朋友,性别男,爱好男。
沈易:我有个从小一起狗到大的兄弟,性别男,爱好……现在是男了。


陶然:我常常好心好意和骆闻舟说话,却被嫌弃过来嫌弃过去。
沈易:我苦口婆心规劝那位爷,却落了个沈老妈子的下场。


陶然:骆闻舟,没脸没皮。
沈易:顾昀,狼心狗肺。
(场外费渡和长庚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


陶然:我近朱者赤,近墨者不黑。(直得一批.)
沈易:我出淤泥而不染。(直得一批.)


陶然:我为了工作拒绝了女神的电影邀约。
沈易:我和喜欢的姑娘出生入死。


陶然:我和女神终成眷属。
沈易:我和人家姑娘孩子都满地跑了。
(陶然深吸了一口气,开始了——战略性反击.)


陶然:骆闻舟,锁酒柜的。
沈易:顾昀……被禁酒的。
(两人不约而同露出幸灾乐祸的嘲笑.)


陶然:骆闻舟,可能喜欢过我。
沈易:……???
(场外费渡看了一眼心虚的骆闻舟.)


陶然:费渡,好像也喜欢过我。
沈易:……?!!
(场外骆闻舟和费渡彼此心虚地看了一眼.)


陶然:哦还有,骆闻舟,攻。
沈易:……(内心:~%?…;# *’☆&℃$︿★? 顾昀你个没用玩意儿.)


评论(75)

热度(2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