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株枇杷树

高三

发文时间固定在20号前后,不是一定会发,但是就算写好也会拖到这个时间发,强迫症大概( ॑꒳ ॑ )


头像来自@油炸火腿肠
封面来自@古冢

[舟渡]渡者依舟尽

#渡者依舟尽
#换魂设定

原篇



1.

“一定要,去吗?”骆闻舟没头没脑问了句废话。


“师兄,没有退路了。”


骆闻舟没有再言语,只静默地看着费渡转身,一记手刃劈在费渡颈脖上。


自上一回换魂,骆闻舟就奇怪得很,费渡哪儿来这偷梁换柱的本领,可惜任凭他翻遍整个房间,也找不到一点儿蛛丝马迹。


直到某天趁着费渡上班,自己休假在家的空儿,想着喝两杯,毕竟往日当着费渡的面,还是尽量不会喝酒,免得惹这兔崽子馋上了。


这才看见酒柜内里隐蔽地藏了一个透明的玻璃瓶,小小的药片遇水即化,骆闻舟可不觉得自己家里本来有这么个玩意儿,还需要藏到这里来。


费渡本人深谙兵法,有道是——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可让人好找。


将药片挑和进温水,自己仰头喝了一口,剩下一滴不落喂进费渡嘴里。


“我不许你再孤身涉险。”


意识渐渐昏沉下来。


待费渡本人迷迷糊糊睁开眼,以为骆闻舟只是为了阻止自己,可当低头看见这具不属于自己的躯壳,电光火石间便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拂去身上规规矩矩盖着的毛毯,飞快略过这个一百多平方的房间,骆闻舟已不知所踪。

费渡沉沉靠在墙上。

有什么可做的呢。


2.

骆闻舟一走便是七天。


再见时费渡自觉处于仓皇之境,半分巧舌如簧的言语也不剩:“你要,去哪儿。”别走。


费渡上前一步,意欲吻一吻骆闻舟,却被轻巧避开,茫然眨了两下眼睛,敛不住复杂神色,复又磕磕绊绊地开口道:“我……我还等得到你吗?”


骆闻舟就着费渡的皮囊勾了勾唇角,不得不说,他这几天假扮费渡还颇有些游刃有余,往日见人说人话见狗不说话的技能在这儿倒也派上了用场。


只是不知道这条路还有没有机会回头,如果没有,那值得庆幸的是,此时是自己在这条路上,而不是费渡。


“我先动的心,就让我以命相抵。”骆闻舟轻轻浅浅落了一句话便侧身走过,飞快往费渡手心里塞了什么。



3.

两天后的凌晨,城郊码头。


“宝贝儿,爱你。”骆闻舟站在船上,月光下刀刃的冷光泠泠,映射在骆闻舟脸上,平添几分寒意。


费渡站在岸下,静静回望他。良久,开口道:“放人。”


“谢谢。”


“我早就说费总您的朋友,靠谱。”苏岚撩了撩刘海,调笑道。


“言多必失,女士。”


——我心中有一簇迎着烈日而生的花。是先有的花,才出现的烈日。


——比一切美酒都要芬芳。那这也不能是你偷偷开酒柜的理由。


——滚烫的馨香淹没稻草人的胸膛。稻草人胸中空空,一捧心全挖给了你。


——草扎的精神,从此万寿无疆。我的爱人啊,此后一定要喜乐安康,这些痛苦和罪孽,就让我替你挡一回。


船扬起风帆,顺风航行,不一会儿便到了视野内一半的海平面。


费渡还是紧紧盯着,不肯给予旁的什么一丝一毫的目光。


“船……船底吃水,吃水不对。”费渡喃喃自语。


“什么?”陶然注意力未放到这里,以为骆闻舟只是失望透顶,这才像是手无足措一般。


费渡只是深知无力回天。


“联系海警吧,尽快。”或许我还能捞得你三两骸骨。


你先动的心,你要以命相抵。可究竟是谁先动的心。


死的又是谁。



4.

“欢迎收看燕城早报,为您播报最新咨询。


“昨日凌晨,城郊码头警匪对峙不下,歹徒携人质逃跑,在船驶出后便发生爆炸。”


“据悉,炸药从船底铺设,蔓延及除客舱、货舱外的甲板以下内部船体。”


机械的女声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却仍能在人记忆里刻骨铭心。


天台上的风呼啸,费渡抬脚跨上了边缘的矮墙,愣愣地望着底下的车水马龙。


我在,做什么。


对面商务楼窗明几净,映射出骆闻舟的影子。


睹物思人,睹人思人。


像是陡然清醒,费渡生生扯开步子向后退去。骆闻舟还活着,能在一切反光处望见他。


我要好好活下去,我不能让他死。这是最后一次执拗的信念。


“死去的是你的一半和我的全部,留下的是两个合二为一的躯壳。你无处不在,透过你的眼睛,看见想要相伴一生的你。最好的慰藉,是我仍能与你相濡以沫。”








〔之前在空间刷到“如果换魂后其中一方死了会怎么样”这一句,就有了这篇的想法。

评论(7)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