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株枇杷树

高三

“故人笑比庭中树。”


我也想要和你们一起玩呀qwq


头像来自@油炸火腿肠
封面来自@古冢

江山代有才人出

#连巍个人向
#大沽港战役北海水陆提督连巍,了解一下

“将军,将军!求求你了,我们一起去,去告诉皇上,玄铁营没有问题,没有……”三两士卒围着连巍等人低声哀求,堂堂七尺男儿,浴血沙场数年,塞外风寒磨砺下的骨肉几尽刀枪不入,却在此时少有的连尾音都破碎,甚至有些低下头去,悄悄红了眼眶。

连巍扫了一眼众人带着希冀的神色,近乎决然地摇了摇头,背过身向自己营帐缓缓踱步,有想要追上来的士卒,却也在将军微弯的背影前艰难地止住步伐。

确认没有人跟上来以后,方才冷漠的将军才敢把脸埋进掌心,一点一点地呜咽出声。

将军的背更弯了下去。

他抬手慢慢脱下玄铁黑甲,不太年轻的脸上泪水纵横,好似脱的不是厚厚一重盔甲,而是扒皮刮骨。

还不如扒皮刮骨。

“欲为圣明除弊事,肯将衰朽惜残年。”

连巍是个武人,文绉绉的句子也看不太懂,只是觉得心里憋闷的很,真的有一块石头沉沉地堵在那儿,一抽气就砸在心尖上,比战场上敌人不长眼的冷枪还疼。

玄铁营散了,即使是后世的丹青史书也不会留下他们名字的一笔一划。

后来这些大小将领散落各地,像连巍这样,困在一个小小的港口,管一管渔人们鸡毛蒜皮的争吵,日子也就这样一天天过去。

也不知多少年,其实也没多久,便听闻顾家那位小少爷雷厉风行,收复整合了支离破碎的玄铁营,狠厉手腕颇具当年顾老侯爷风采。

连巍无所事事得在小码头上溜了一圈,就着不久前的消息忆起些许旧事,没来由想到“后生可畏”一词,便是低低笑出了声。

洋鬼子解决了江南驻军,海上再无后顾之忧。大沽港之后,便能直逼京城。

收到那位的“烽火令”时,连巍便知道大沽港与洋人终有一战,只是不知道竟来得这么快。

来便来吧,左右人老了也是成为一堆纸钱,倒不如做了这江山社稷下的一抔黄土来得痛快。

为将者最好的归宿,不是浑浑噩噩守着功名残喘,而是战死于山河。

“随我,死守到底!”

原本光亮的割风刃已经绣得乌黑,可将军高高举起它时,一刹那间当年扬沙策马闯千关的豪气又跌宕起伏在胸口。

大沽港一役,北海水军收存火箭三万六千支,长虹铁箭十万发,与三百长蛟千条短舰一起,与北海万千水军一起,葬在了京城前最后一道防线里。

这算什么。明知不能成功,明知必死无疑,依然慷慨而行。



“大帅,连巍提督……”

“好,我知道了。”

……

——我有故人抱剑去,斩尽春风未肯归。

评论(5)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