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株枇杷树

高三

“故人笑比庭中树。”


我也想要和你们一起玩呀qwq


头像来自@油炸火腿肠
封面来自@古冢

一封信【巍澜】

展信佳



料想你现在并不太“佳”,因为我又骗了你,不过没关系,我不会让你见到这封信。而此时此刻我写它,不过是想挖心掏肺理一理这五千年的长卷大幅,我一直以为我会忘记,或者我的记忆会模糊,但提笔时仍有千万春秋呐喊着奔逃。


云澜,赵云澜,纸短情长,想再吻你千万。


料想这会是我最后一次写你的名字,从今往后,你是朗朗乾坤阳光大道,再不会和我这种不见天日的怪物有任何瓜葛,而我也不会再苦心积虑地欺骗你,再不会害你。


你是我明谋暗算来的,这样的我,这样的温存,都是污泥浊水,不入杯盏,日光之下皆覆辙,月光之下皆旧梦。 
 
 
 
 
 
 

我曾走过这一片的洪荒大地,五千年的日月星辰竟如白驹过隙,可我分明记得你踏月于不周山的湖泊,抬手便是锦鲤戏水,一袭青衫随风而动,湖面上是星光闪烁。我一步一步走过去,冰凉的湖水漫过腰际,我还是忍不住靠近,直到有浪花过来,几乎淹没我的胸口,我才知道,我只是想等待,想等待你,将我灭顶淹没。


我还记得你立于青山之巅,直面飞湍瀑流,指尖抚上绝壁枯松,便生出幼嫩的新叶,晴空一鹤正巧排云而上,你回头,万物皆生为尘。


 

我次次见你时,偷偷地瞧你时,便像是见了下凡的谪仙,盼望着你在普度众生之前,先渡了我。


可我每回追上去时,都只见白云低垂,轻舟已过,万籁俱寂。后来,你终于注意到了我。


我想问你,什么才算是生命?可没想到一见到你,到了嘴边的话竟一句也问不出来。


我追随你,那时的我尚且不知道如何坦白心中情愫,但却是真心实意想讨你欢心,只是好像……大部分都搞砸了。


唯一一次,我深入大封各处,五十年,我度的漫长煎熬而又有所期盼,是为了,为了搜集你的魂火,原本散落在大封各处的你的左肩魂火。


这回你大抵是高兴的,你很认真的问我,想要什么。我想告诉你,我想要你,想要得发疯,这种心情很长,如高山大川,绵延不绝,但我却匮乏词语表达它。于是我听见自己支支吾吾地问:“那个……能不能再来一次?”


你真的再次吻了我,让我突然对五十年的惨淡经营甘之如饴。我像是豁然开朗,有穿越了千山万水来撞入心窝,挂满荆棘,鲜血淋漓,呼之欲出的汲汲渴求无可比拟。


那大概便是真心。


昆仑,你从一片温香软玉中取的烈酒,真真是灌了我五千年的酩酊沉溺。我恨不能为你递上刀剑,恳切求你剥我热骨索我血肉――骨子里尽是求而不得,血液里流淌痴心妄想,肉身却是忠诚纯良。 



是欢喜,是倾慕,是恨不得拔筋抽骨的情之所钟。


但如今,我空对你留下的名山大川,珍而重之了数千年,而冷眼向过去稍稍回顾,只见它曲折灌溉的悲喜,都消失在一片亘古的荒漠,这才知道我的全部努力,不过都是蜉蝣撼树。


我不断梦见,我夜夜梦见,梦见你对我道,“你不愿身为鬼族,我成全你。”梦见你仿佛无知无觉 ,抽出银色的长筋赐予我,以至于我后来整夜整夜不敢合眼,我怕见到你,我见你一次,便死一次。


但后来大概是你仍在体恤我,梦见你便的次数少了,我又渴望梦见你,常常又怀着这样的希冀彻夜难眠。


也许是在你之后,我所有明亮的日子都挥霍殆尽。


我去求了神农,他主轮回,他要我的一个契约和三个响头的皈依。


我答应了。


长夜将至,我从今开始守望,至死方休。


我甘愿日日夜夜,锥心剜骨,越过茕茕孑立的人间到忘川黄泉之下的大神木旁,守后土大封,不争荣宠,不问明日,我将尽忠职守,生死于斯。


我将生命与女娲和昆仑缔造的后土大封,今夜如此,夜夜皆然;我将再不近昆仑,否则便让他魂飞魄散而亡。 



很久很久以后在现代人的书上看见一句——“我遇见你,我记得你,这座城市天生就适合恋爱,你天生就适合我的灵魂。”无端生出欢喜,这说的可不就是你我吗?


可转念一想,我乃大煞无魂之人。 
 
 
 
 

但我最终得到了你。但我多卑鄙啊,我是个伪君子,我不择手段,但我爱你,赵云澜。痴缠千转,我想我死而无憾,我想再不放开你。


可我做不到,原来得偿所愿不过梦里做客,一晌贪欢。你是我费尽心机想要得到的人,最后也是我机关算尽的要来的同生共死的承诺——“不死不灭不成神,”昆仑,你说,我算不算最终活成了你?


 我本来想多叮嘱你,在我之后你也要好好照顾自己,日后日子会太平些,你不必再奔忙劳苦,饭要按时吃,晚上早点睡觉……絮絮叨叨的话太多了,可明明这是一封不会寄出的信。


你会忘记我,应该说,我会让你忘记我。那你应该会茫然一段时间,然后继续新的生活,你会有一个很温柔体贴的女朋友,她会让你按时吃饭按时睡觉,你们每天都会满怀爱意的拥抱对方。所以不能让你记着我,不然往后明明可以有的那么美好的日子都活成了痛苦辗转,多可惜。


而吾以天地为棺椁,以日月为连璧,星辰为珠玑,万物为送賷——吾葬具备,天地并生,万物归一。


赵云澜,我痛快过,你呢。  


非山峦湖泊皆你眉眼,而是皆不如你。


我终于有机会可以死去,终于可以活成你的模样



                                                                                                     巍笔






(大概是一封沈巍在偷偷跑掉(?)之前的信不过按沈老师的性子不会寄出去的吧qwq




注:1.明谋暗算来的幸福,都是污泥浊水,不入杯盏,日光之下皆覆辙,月光之下皆旧梦。——木心 琼美卡随想录 

2.契约那段有参考《冰与火之歌》:长夜将至,我从今开始守望,至死方休。 

我将不娶妻,不封地,不生子。我将不戴宝冠,不争荣宠。 

我将尽忠职守,生死于斯。 

我是黑暗中的利剑,长城上的守卫,抵御寒冷的烈焰,破晓时分的光线,唤醒眠者的号角,守护王国的坚盾。 

我将生命与荣耀献给守夜人,今夜如此,夜夜皆然。  


3.我遇见你,我记得你……出自杜拉斯《广岛之恋》

4.吾以天地为棺椁,以日月为连璧……出自《庄子》

        

评论(23)

热度(3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