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株枇杷树

高三

“故人笑比庭中树。”


我也想要和你们一起玩呀qwq


头像来自@油炸火腿肠
封面来自@古冢

信的后续【巍澜】

信的引用戳这里→ 一封信 





 昨天沈巍不在家,今天沈巍大概也不在家。


于是赵云澜就飘了。


本来整洁的居室在短短时间内便被揉成了一团麻花,乱丢的衣物,吃完不丢的泡面桶子和喝了一半的啤酒易拉罐——某人早把昨天早上哼哼唧唧答应沈巍的事情丢到九霄云外去。


什么不熬夜啊三餐好好吃啊,那都是……老婆开心就好。


现在是上午十点,当然,始作俑者还在床上呼呼大睡。 


没办法,世界杯期间嘛,男人嘛,就是要熬夜看球) 


闹钟早就响过,赵云澜拖着被子走到三米开外关了后,直接抱着被子滚到了地板上睡了下去。意识昏沉前还想到能把闹钟放这么远的事只有沈巍干得出来。


醒来时已经是午饭时间,赵云澜撑着惺忪的睡眼摸到了卫生间,当然洗完脸后就又是一条好汉,开始精神抖擞地找事干。 


“哦看我找到了什么宝贝,这么大个盒子就装了一张纸,让我看看信封上还画了小心心,那一定是沈巍偷偷写给别人的情书。”赵云澜自言自语道,“我可要闹了。” 


信没有封口,拿出信封时内里的信就轻飘飘摊到了地上,赵云澜蹲下去瞅,才发现……老天怎么是给我的信,沈巍这个闷葫芦(娃)。 
 
 
 
 
 
 
 
 

 料想你现在并不太“佳”,因为我又骗了你,不过没关系,我不会让你见到这封信。 


唔,确实不太佳,赵云澜摸了摸下巴,想到自己本是来看看沈巍有没有背着自己……这下只好暗戳戳鄙夷了一番自己的“小人之心”。




“你是我明谋暗算来的,这样的我,这样的温存,都是污泥浊水,不入杯盏,日光之下皆覆辙,月光之下皆旧梦。”


赵云澜哑然失笑,分明你才是我明谋暗算来的。他还记得自己刚见沈巍时,便觉得这么好看又优秀的人平白放过怪可惜的,即使非常清楚自己是个什么货色,工作非主流不说,每天没完没了的应酬,在外面花天酒地,回家后日子过得一塌糊涂,大庆的猫窝都比自己家的狗窝干净。而自己有断断续续谈过几个,但又不能沉下心来,好好经营一段感情的良配,可即使这样,还是对沈巍动了心思。


于是没事找事在沈巍身前晃,明着案情需要实则为培养感情,案子结束了就天天短信骚扰,没被拉黑真是……因为自己太帅了。 



赵·渣男·云·臭不要脸·澜)



“我次次见你时,偷偷地瞧你时,便像是见了下凡的谪仙,盼望着你在普度众生之前,先渡了我。”


我不一样,我印象最深的还是这一世和你相遇的时候,当时我就一肚子坏水,这世上怎么有这么好看的人,不弄到手真是生而为人都感到抱歉了。所以尽管带着郭长城这个小拖油瓶,也依然不妨碍我把你迷得神魂颠倒。(?) 


我当时还想了什么,嗯……大概是你如果对我笑一下,就一下,我就立马亲你,可你后来不止笑了一次,笑容纤柔像月光落在光滑古老的象牙上,我就觉得,大庭广众之下把人亲到窒息总是太不好了。 




“我想问你,什么才算是生命?可没想到一见到你,到了嘴边的话竟一句也问不出来。”


什么是生命呢,这问题换成千年前的我也不能完整地回答出来。我只能说,生命是鲜活,是明媚,是能让人振奋之物,比如你。




“那大概便是真心,是少年不识爱恨,一生最心动。

是欢喜,是倾慕,是恨不得拔筋抽骨的情之所钟。”


诶宝贝儿,你这哪儿是情之所钟啊,分明心猿意马,我可不当唐僧肉。我在你面前,可不就是手无寸铁的人,你若赠我以阳光和爱意,我便欢喜得要开出花来;你若赐我以刀剑,我亦无处可躲。


但我宁可你痛痛快快往这心窝子来一下,拿了你该拿走的东西,也别再一个人承受着,隐瞒着我了。 




“但如今,我空对你留下的名山大川,珍而重之了数千年,而冷眼向过去稍稍回顾,只见它曲折灌溉的悲喜,都消失在一片亘古的荒漠,这才知道我的全部努力,不过都是蜉蝣撼树。”


赵云澜突然觉得是有什么东西如一把重锤直击心脏,鲜血淋漓砸了个窟窿方可罢休。


沈巍……我对不起你。我后悔了,我当初为什么要让你背负十万大山,我若是知道,知道你……宁可杀了你,也绝不会用自己束缚你。


你生而自由,无论是神农,还是后来那王八羔子养的地府,或是昆仑——当时的我,都不该是你的桎梏。他们都有自己的私心,往大了说去却是为了人间安定,可我现在的私心呢,不过是想要你做回自己,想要你痛痛快快得活着,不必为谁低头忍耐,不必为谁死而后已。




“我去求了神农,他主轮回,他要我的一个契约和三个响头的皈依。
我答应了。”


他答应了。沈巍,他总给人一种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的印象,但人人都心知肚明,他并不会为了达成什么目的而放低姿态,要么凭本事而得,要么根本不屑一顾。生于所谓大不敬之地,九幽阴冥处最深的一抹煞气与罡风相携化成,而罡风护体,化作斩魂刀,又得昆仑山筋,天地鬼神都要敬上三分。


对不起……我对不起你……我多残忍,翻来覆去只有这样一句“对不起”可以说。




“长夜将至,我从今开始守望,至死方休。”


有人把生命局促于互窥互监,互猜互损,有人把生命释放于大地长天,远山沧海。前者最终会变得铁石心肠毫无人样,后者却也如大雪纷纷扬扬,颠沛流离,但若是有人愿意珍视他,怜惜他,他也能如汤沃雪般袒露真心,于是为了一个诺言心甘情愿守望千年。 




 “可转念一想,我乃大煞无魂之人。”


不是,不是这样的,我看到的是“风大得很,我手脚皆冷透了,我的心却很暖和。但我不明白为什么原因,心里总柔软得很。我要傍近你,方不至于难过。”


我要傍近你,不管你什么大煞无魂,我都要爱你,也要你必须爱我,永远爱我,不然我会难过,会想你的想到大病一场。 


你要扎入苦难,我便给你吮尽苦难的骨髓;你要把一切不属于天地的东西剔除得干净利落,我便帮你把他们逼入绝境;你要到深渊里去,我便纵身跃下。 
 
 



“但我最终得到了你。但我多卑鄙啊,我是个伪君子,我不择手段,但我爱你,赵云澜。痴缠千转,我想我死而无憾,我想再不放开你。”


那就别放开了啊,你知不知道后来你骗我骗得可苦了。赵云澜撑着脑袋想到。



“你会忘记我,应该说,我会让你忘记我。那你应该会茫然一段时间,然后继续新的生活,你会有一个很温柔体贴的女朋友,她会让你按时吃饭按时睡觉,你们每天都会满怀爱意的拥抱对方。所以不能让你记着我,不然往后明明可以有的那么美好的日子都活成了痛苦辗转,多可惜。”


赵云澜揉了揉眼站了起来,蹲得太久以至腿脚有些发麻,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沈巍啊沈巍,你想求仁得仁,可你有没有想过我,有没有问过我愿不愿意。你让我忘记,可你难道要让所有人都忘记,所有人都知道内情独独瞒着我,所有人都费尽心思欺骗我?即使大家都不记得了,那你呢,你来这世上走一遭,要一点儿记忆都不给自己留下吗?


让我忘了你,没有比这更为可惜的事情了。




“而吾以天地为棺椁,以日月为连璧,星辰为珠玑,万物为送賷——吾葬具备,天地并生,万物归一。

赵云澜,我痛快过,你呢?”


我何止是痛快?沈巍你真是好大的本事,不仅出尔反尔还连自己退路都想好了,说好的要接住我的真心,永远都不会松手,就算勒,也要把我勒死在你怀里。可你怎能连结局都算好了,把我也算计了进去。



“我终于有机会可以死去,终于可以有机会活成你的模样。”


赵云澜是有些生气,可看到最后一句又莫名其妙平静了下来,只是忽然想到了沈巍说过,人这一生,只为了两件事,值得自己赴死,为天下家国成全忠孝道义,为知己成全自己。


但我哪儿值得?一个撂档子就跑的人。 




信越到后面,越能明显看见后面的字迹变化,常出现几个字的顿笔或转折处有一个小圆点,是墨洇开了纸,是写信人在书写时做了很久的停顿,大概是沉思,又或者时发愣,又或是…… 
 
 
 
 
“你在做什么?”沈巍突然推门进来,应该说是赵云澜瞧着信太入神了,而没有听见沈巍在客厅外喊了几声却无人回应,这才匆忙推了各个房门查看。 


赵云澜却是心虚,在听见推门声时一个激灵便往桌角撞,又吃痛得险些将那一卷长信落了地去。 


沈巍在看清赵云澜手中为何物时便慌了心神,伸手想去抢,嘴上却先“口不择言”道了句“也不小心些,没有撞伤吧?” 


“伤着了伤着了我要痛死了要老婆亲亲才能好——”赵云澜说着把信往后一扬,“干嘛抢我老婆写给我情意绵绵的情书,哼!” 


沈巍眨了眨眼,又脸红了。 
 
 
倒是赵云澜先凑近了,“沈巍,我说过你不许再欺瞒我了。五千年啊,日月星辰斗转星移,沧海桑田多少物是人非,你不会……你有没有,有没有感到孤独过?” 


有没有想放弃过,有没有后悔,后悔承昆仑山筋而怨恨我。 


沈巍愣了一下,低头莞尔:“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如白驹过隙,日不移影,我早已是其中一员。” 


我从不敢奢望能有现今这般的日子,所以若是五千年的等待能换来这样的结果,那五千年又算得了什么呢?无论如何都是甘之若饴的。 


我心匪石,不可转也。 
 
 
 
净拿些文人词句搪塞我。赵云澜静静盯了沈巍两三秒,见没了下文,只好有些不满地腹诽道。 


于是一把扯过沈巍领带,不由分说地吻上他的眼睛。这个人就是这样,就算是逼着他,也只把心中苦难和背负稍稍露出个边角,但眼睛是不会骗人的。 


他曾无数次凝视过这双眼睛,最开始是克制隐忍,然后便是那晚来不及收回的万般柔情,现下又兜兜转转回到了最开始的默不作声。 


“沈巍……”赵云澜半个人趴在沈巍身上,脸埋进沈巍颈脖,也不说别的什么,只单单反复念着“沈巍,沈巍……” 


万千爱意怎能三两情话说过。 


爱你,贪恋你,想要你眉宇间所有温柔都是我的,想要解你衣裳,乱你心跳,然后溺死在温柔乡里再不出来。 





注:1.“有人把生命局促于互窥互监,互猜互损,有人把生命释放于大地长天,远山沧海。”——余秋雨

2.“人这一生,只为了两件事,值得自己赴死,为天下家国成全忠孝道义,为知己成全自己。”——出自原文

评论(18)

热度(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