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株枇杷树

高三

“故人笑比庭中树。”


我也想要和你们一起玩呀qwq


头像来自@油炸火腿肠
封面来自@古冢

*恶友

“多狼狈啊,成美。”金光瑶依旧眉间朱砂,嘴角含笑,一袭金星雪浪袍恣意,居高临下地俯视着被传送符带来的一团血污。

“我的…锁灵囊…”薛洋似乎对金光瑶的嘲讽置若罔闻,仅自顾着念叨着,念叨着――像是从未张口说话的人一般,几个破碎的音节涩涩的从薛洋的喉咙内挣脱出,嘶哑如裂帛。

金光瑶俯身,眼里像是盛满了悲悯,细细抚过薛洋鬓发,擦去脸上血迹斑斑,却又一路蜿蜒向下,顺走了人身上阴虎符,复又流露出惋惜的神情,“成美,我早就同你说过自古正邪不两立。唉,你且安心去罢。”

“别假惺惺的了,金光瑶。”薛洋眼神涣涣然,对上面前人的眸光许久,才逐渐聚了焦。望见面前人盛极同情的神色,啐了口血沫,稍稍恢复了他平日里说话的腔调,嘴角牵动,露出一对小小的虎牙,像是亲热极了凑上金光瑶的耳畔,甜丝丝地说道,“我自然会安心等着你,不会太久的,小矮子。”

“放肆!”在一旁伫立已久的苏涉自是听不得薛洋这般侮辱金光瑶,剑鞘出三分,却被金光瑶拂手摁下。

“无妨。人之将死,其言胡需善。”

“呵。”薛洋嗤笑一声,狠狠扯过金光瑶衣领,两人距离骤然拉近,几乎触上人鼻尖,金星雪浪袍溅落点点血渍,指节泛青,大概是用劲了平生最后一分气力,眼底尽是毫不遮拦的狠戾,“你我都是一样的啊,孟瑶。”

孟瑶…,多久前了的称呼。

恰似当年最晦暗难熬的日子。


――“在下孟瑶。”说话人嘴角弯弯,谦卑笑容敛去眼底的寒潭。

――“嘁,文绉绉的小矮子。”


金光瑶静静盯着他,眼神明明灭灭,倏尔恨生剑光一闪,已吻上薛洋颈部。

这回是确确实实死透了。

“烧了吧。”金光瑶拂袖,恨生归鞘,好像什么都未发生过一般。

“宗主刚刚不是说…”

“我说烧了!你听见没有!”金光瑶少有的、几乎没有的厉声,末了几个音节上扬几乎破音,甚至连神色都透出一股恶狠。

“是,金宗主。”苏涉颔首,估摸着自己大抵是看错、听错了。

确实是自己糊涂了。

待苏涉抬头,便又对上金光瑶嘴角依旧温和地噙着笑,如沐春风。



“你我恶友,四分血肉反骨,五分仓皇相惜,空余一分情深难寿。”

外头天色正好呢――丝绸般的金纱日光,就耀在扶桑花的羞赧面颊,云翳遮蔽浓荫,葳蕤的草木繁茂。

评论(4)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