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株枇杷树

高三

“故人笑比庭中树。”


我也想要和你们一起玩呀qwq


头像来自@油炸火腿肠
封面来自@古冢

将进酒

【舟渡】将进酒

#一个古向设定小片段



骆闻舟无论如何也料想不到会在那样的情况见到费渡。正是冬季,大雪三日方停,军队难行只好走了水路,江上不比陆地,个个挟着的一身北疆的寒气无处退散,到岸时竟觉得更暖和些。骆闻舟简单交代了几句,便兀自换了小舟飘荡至由江水分支出的小湖之上。


小湖本由青山环绕,来玩游客络绎不绝。现下确是千山人迹灭,雾凇沆砀,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


迎面有舟行来,舟中人迎风而立,狐裘裹身,神色明灭不清。身后有小童,执一柄桂桨,轻舟破开连天却又泛着些许灰白朦胧的湖面。


不知是哪家的富贵公子大冷天来这人鸟声俱绝的小湖寻个莫须有的雅兴。骆闻舟暗想道,回身欲进船舱,省得来个迎面招呼的问候。


“骆大人别来无恙。”身后清冷的之声乍起,骆闻舟眉心一跳,虽未理清在听见这声音时莫名而来的情绪为何,已先转了身,于是只好结结实实体会了一把瞠目结舌之感。


那人顺手解了狐裘,里面只着一袭青衫,将狐裘交给身侧童子时露出一截纤白精瘦的手腕,只骆闻舟知道,这双手举得起青铜酒樽,翻得动朝堂风浪,面前这人风雅皮相下藏着的却是翻云覆雨的莫测城府。


“骆大人不请我进去坐坐吗?”那人又开口,端的是一副四平八稳的笑容,硬是把骆闻舟从怔愣中拉扯出来。


“费渡。”骆闻舟侧身作了个请的动作,有些晦涩地开口道,“你不必这般称呼我的。”




两人在船舱内相对无言,费渡倒还好,嘱咐了童子温了酒便静静等着,骆闻舟几次想开口,又不知该说些什么。


不一样了。


彼时费渡虽沉静寡言,却还是掩不住少年气性。爱吃鱼,偏爱龙胆、鲈鱼这类少刺而又多肉的,还需得清蒸,吃时只取前后背上一块鱼肉,多的一点儿也不占,整整齐齐留下鱼头鱼尾鱼肚和一副鱼架子。盛了满满一碗嫩白鱼肉到碗里,迫不及待地塞满了腮帮子,鼓鼓囊囊的便是少年可爱了。






琵琶声色中的江南小调婉转摄人,更有娉婷婀娜舞女眼波才动便惹人猜。鼻尖总绕着一缕醇香,引人踏入花海。

步入百花深处,便可见那人墨发如瀑洒了大半锦绣衣袍,缕衣色浅洇湿半盅酒液。袅袅熏香下人脸模糊不清,青瓷盏,花樽酒,个个铺得是风流公子的样式。


霓裳水袖数不尽,石榴裙下玉生香。
百媚丛中生死梦,珠帘锦绣围春风。


“费渡,和我回去。”骆闻舟面色阴沉,急火攻心之下隐于袖袍下的指尖咯吱生响,绕是再温情暖人的调香也安稳不下半分颤抖。


费渡不紧不慢,偏头啜饮了一口身侧簇拥的少女递上的酒杯,才起身整了衣裳,气定神闲道:“骆大人慎言,鄙人虽不才,仅任三品龙图阁直学士,却也非任何人都可直呼名姓的布衣黔首。”


骆闻舟被噎了一下,好半天才生硬地接了一句:“那是料不到堂堂从三品官员竟堕落至此,与……与这些女,与这些人为伍。”


空气骤然僵沉,骆闻舟能明显瞧见费渡周身莺莺燕燕收了调笑,偏头瞧他时眸若寒潭,细长的眉勾勒出锋利的弧度。


骆闻舟恍然,后退一步拱手做礼,疏离道:“是我唐突了。”


“送客吧,骆大人还是少流连烟花之地的好。”














想这个设定挺久了先摸个几个短的有人喜欢我就写长没有的话就这样吧qwq

下面一个改自《邹忌讽齐王纳谏》的小段子(因为想描写一下骆闻舟相貌,然后脑子里就是“邹忌修八尺有余……”紧接着一发不可收拾x





ooc预警,天打雷劈的那种)
















骆闻舟修八尺有余,而形貌端正。朝服衣冠,窥镜,谓其渡曰:“我孰与陶然美?”其渡赞曰:“君美甚,陶然何能及君也?”陶然,“其妻之前情也”。骆不自信,入宫而复问长公主曰:“吾孰与陶然美?”长公主遽然,曰:“陶然何能及君也?”旦日,闲暇无事,与猫座谈,问之猫曰:“我与陶然孰妙?”猫曰:“……喵?”明日陶然来,孰视之,自以为其不如;窥镜而自视,又觉陶然弗如己甚远。暮寝而枕渡,曰:“比比之人美我者,事实也;陶然至今孑然,是骚不过我也。”

陶然:……不瞒你们说,我是有脾气的人。真的。

评论(12)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