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株枇杷树

高三

“故人笑比庭中树。”


我也想要和你们一起玩呀qwq


头像来自@油炸火腿肠
封面来自@古冢

干嘛盯着题目看

#真的真的突然很喜欢舟渡在还没有袒露心迹但已经有了一点点喜欢,双方还处于怼天怼地的时候

1)

“警察叔叔,我腰疼。”费渡荡进骆闻舟办公室,没骨头似的就瘫在骆闻舟办公桌前的座椅上。

“出门左拐市立医院,慢走不送。”骆闻舟盯着电脑,眼皮都不抬一下,心想着这龟儿子破事儿真多,闲出病来了怕是。

“不行……”费渡有意顿了顿,故意压低了声音,“不是……不是普通的腰疼。”

骆闻舟:……

抬手揉了揉太阳穴,压下心里没来由的烦躁,颇有些咬牙切齿:“……活该。”

费渡一动不动盯着骆闻舟,不肯放过其脸上一个表情,眼看着骆闻舟脸上风起云涌瞬息万变,只觉得内心莫名畅快,以至于笑意蔓上眼底。

“行啊费事儿,专门来消遣我一趟?”骆闻舟摁下电脑屏保,望见费渡一脸笑意平白无故生出“愿打愿挨”的想法,当然这也只是想法,表露出来还是不可能的。

费渡倒也耐心,上下嘴皮子一动,又来了句:“您这儿服务态度不行啊,对待客人哪儿是这种态度。”

“怎么不行?”骆闻舟转头抽出一沓纸,“来来来投诉信,随便你写。”

费渡端了个四平八稳的微笑也不接过,就干看着骆闻舟。

等,等一等……什么,什么服务态度?骆闻舟后知后觉对上费渡狡黠的笑容。

……

“费!渡!”

2)

“警局门口停车,给他开张250的罚单。”骆闻舟板着张脸,吆喝着旁边的小警察给某人与前些天都不重样的车开单子。

“哟,坐地起价?”费渡一副习惯模样,往车身一靠。

“特殊人员,特别对待。给你开张符合身份的罚单不为过。”

“也是,毕竟什么样的人开什么样的罚单。”

骆闻舟:……

双手抱胸后退半步,低头看了眼腰间手铐,慢悠悠开口道:“戴过手铐吗?”

费渡想都没想就接道:“骆队您是指在床上还是在局里?”

骆闻舟:……?

“你想在哪里试试。”

“当然是在,您值班的床上。”



骆闻舟:……我承受着这个年龄不该有的“诱惑”。

(一旁的小警察不知道这张罚单该不该开。)

评论(2)

热度(241)